首页 科技内容详情
2022世界杯(www.9cx.net):伊隆‧马斯克最新的创新是「酸民慈善家」

2022世界杯(www.9cx.net):伊隆‧马斯克最新的创新是「酸民慈善家」

分类:科技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ADVERTISEMENT

世界上最富有的人通常会拿出一部分资源捐给慈善事业,这是社会的期望,也是一种「交易」。

不久前还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一直在尽职尽责地(尽管有点谨慎)地执行这项任务,把钱捐给食品银行和无家可归的人,同时承诺从他透过网路零售商亚马逊(Amazon)赚到的财富中拿出100亿美元用于应对气候变化。

最近最富有的人伊隆‧马斯克(Elon Musk)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策略。比如,他与世界粮食计画署(World Food Programme)总干事曾在Twitter上公开争论,他宣布:「如果世界粮食计画署能在Twitter上准确描述60亿美元将如何解决世界饥饿问题,我将立即出售特斯拉的股票,并付诸行动。」

有一个网路调查问马斯克是否应该卖掉10%的特斯拉股份,以便至少为他的部分财富缴税。当然,也有人坚持认为,马斯克所作出的努力,包括运营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和火箭公司SpaceX,已经在改善人类了,非常感谢。

「马斯克正在践行『酸民慈善』」,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非营利和慈善中心(Center on Nonprofits and Philanthropy)高级研究员本杰明‧索斯基斯(Benjamin Soskis)这样评价,他指出,马斯克似乎对这种新颖的方式很感兴趣。

索斯基斯说:「他似乎不太在乎用他的慈善事业来讨好公众。事实上,他似乎很享受利用慈善家的身份,在一定程度上激怒公众。」在今年之前,有人估计他的捐款为1亿美元,除了马斯克这样的亿万富翁,几乎以任何标准衡量都是很高的。

大多数富人恰恰相反。他们利用慈善事业来提升自己的形象,或者转移公众对最初为他们赢得巨额财富的商业行为的注意力。

超级富豪选择何时、如何以及为何捐出自己的财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因为太多钱集中在他们手中了,而在现行规则下,只有很少一部分钱需要纳税。目前,社会在某种程度上仍然依赖于那些拥有最大财力的人的自愿捐赠。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可持续发展中心(Center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高级研究员霍米‧卡拉斯(Homi Kharas)说:「慈善,即任何有足够的钱的个人都在全球范围内影响某件事,这种想法是一个非常新的现象。大多数亿万富翁积累了他们的财富,因为世界经济现在是全球化的,但要维持一个全球化的世界经济,我们需要有更具包容性的增长。」

捐款者有很多种,比如贝佐斯的前妻玛肯西‧史考特(MacKenzie Scott),她把数十亿美元花在多元化和公正上。有些人自称是「有效的利他主义者」,比如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达斯廷‧莫斯科维茨(Dustin Moskovitz)和他的妻子卡丽‧图娜(Cari Tuna),他们参与了一项运动,寻找以证据为基础的方式,以找到他们的钱能发挥最大作用的事业。还有传统主义者,像比尔‧盖兹和麦克·彭博,他们建立了机构来处理他们的资金。

马斯克和贝佐斯目前分别拥有2680亿美元和2020亿美元,是美国最富有的两个人,他们回馈社会的方式形成了更鲜明的对比。

今年早些时候,贝佐斯和联合国副秘书长阿米娜‧穆罕默德(Amina J. Mohammed)一起上台,美国前国务卿约翰‧凯瑞(John Kerry)对他赞不绝口,说:「贝佐斯很慷慨,很多有钱人都没有像贝佐斯一样挺身而出。」

与此同时,马斯克回应了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一条推文,这条推文要求「极其富有的人要支付他们那份钱」,马斯克回复说,「我都忘了你还活着。」

马斯克这种非传统的捐赠方式并不能阻止找他捐款的人,比如世界粮食计画署(World Food Programme)执行主任大卫‧比斯利(David Beasley),就曾向他寻求帮助。索斯基斯说:「马斯克所掌握的资源太多了,而且具有潜在的重大影响,如果我们想对他施加一些压力,并塑造他尚不成熟的慈善思维,我们就必须与他接触,并接受其中的一些挑衅。」

马斯克没有回复那封要求他慈善捐赠的电子邮件。

富人有给予的道德义务,这是一种古老的观念。慈善历史学家索斯基指出,古罗马的富裕市民试图在购买公共浴室和剧院时超越他人,凸显出自我。这些建筑物上的铭文可以算作早期捐赠者名单的一种形式。

有钱人可能需要慈善来改善他们的公共关系,这种想法也由来已久。铁路大亨威廉·亨利·比利·范德比尔特(William Henry Vanderbilt)在1882年的「镀金时代」(Gilded Age)怒吼道:「讨厌的公众利益」,直到他生命的尽头。

追踪美国富豪的慈善捐赠的行为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当时的百万富翁数量激增。没过多久,报纸就在头版刊登了谁捐赠最多的名单。最初引起公众注意的是约翰‧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和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不过他们对慈善事业的宣传态度截然相反。

,

2022世界杯www.9cx.net)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的2022世界杯网址、2022世界杯会员线路、2020世界杯备用登录网址、2022世界杯手机管理端、2022世界杯手机版登录网址、2022世界杯皇冠登录网址。

,

在那个时代,有的漫画描绘的是卡内基从大袋大袋的钱里拿出大量硬币,他经常穿着短裙(这是他的苏格兰血统)。「富有地死去的人死得可耻,」卡内基在他关于给予的论文《财富的福音》中写道。而洛克菲勒更愿意将他的捐赠行为保密,在别人的劝说下,他才不得不宣布他的捐赠。

有些人认为网路攻击始于推特(Twitter),但其实不是的,慈善从来没有我们今天想像的那么礼貌。伊士曼-柯达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乔治‧伊士曼称那些一生中没有捐钱的人是笨蛋。西尔斯公司的董事长朱利斯‧罗森沃尔德是他那个时代的慈善家,他坚持认为财富的积累与聪明无关,并补充道:「一些靠自己创造财富的非常富有的人是我一生中遇到过的最愚蠢的人。」

但「捐赠有助于名誉」这一观点充其量也只是对了一半。捐款者有时会受到赞扬,但更高的知名度往往意味着他们的动机和选择会遭到批评。据《福比士》报导,甲骨文(Oracle)联合创始人劳伦斯·艾利森(Larry Ellison)和Google的创始人赖利‧佩吉(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的身家都超过1200亿美元,但他们都没有像盖兹那样受到严格的审查。

「如果你打算做一场慈善,说,『我对环境感兴趣』,或者其他任何公益领域,人们就会开始质疑你的出发点,」最近出版的《捍卫慈善》(in Defence of Philanthropy)一书的作者贝丝‧布里泽(Beth Breeze)说。布雷兹反驳了最近批评慈善家的趋势,她说,这些人经常被描述为「逃税、自负、恼人」,批评他们可能会有所得,但她认为这些批评没什么更大的好处。

「我担心的不是富人脸皮薄,他们能照顾好自己。我担心的是资金是否会枯竭,」布雷兹说。在成为学者之前,他曾为一个青少年无家可归中心筹集资金。

「酸民慈善家」很容易成为批评的对象。但是,以所有常规的方式捐款也并不能使人们摆脱批评。

针对不同类型的捐赠者,有几种不同的批评流派。有一种结构性的观点认为,慈善是利用财富巩固权力和影响力的另一种手段。人们经常将大笔捐赠与捐赠者的总净资产进行比较,以表明捐赠在其财富中所占的比例远小于其绝对价值。如今,向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和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 schools)等文化机进行捐赠,经常遭到抨击,因为它们助长了现状。甚至在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后,为重建该教堂而进行的捐赠也受到了强烈的批评。

技术官僚机构为捐赠设定了严格的基准,并严格限制其资金的使用方式,这些机构被贴上了控制欲强、等级森严的标签。相比之下,在没有指导如何使用资金的情况下提供一般业务支援,最近被许多人称赞为最佳方法。

今年2月,《慈善纪事报》(Chronicle of Philanthropy)将贝佐斯列为2020年「慈善50人」排行榜的榜首,尽管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他对自己的贝佐斯地球基金(Bezos Earth Fund)的100亿美元承诺。这有点像巴拉克‧欧巴马(Barack Obama)上任不到一年就出人意料地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似乎让批评更加尖锐。

但是,在慢慢地开始捐赠之后,贝佐斯开始看起来像个好学生。他向「Feeding America」食品银行网路捐了1亿美元,并向欧巴马的总统中心捐了1亿美元。贝索斯地球基金(Bezos Earth Fund)的资金流出速度也加快了。就在不久前,他宣布了另外44笔总额为4.43亿美元的赠款,用于气候和环境保护等领域的组织,这是100亿美元承诺的一部分。

贝佐斯地球基金(Bezos Earth Fund)总裁安德鲁‧史蒂尔(Andrew Ste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为了合理配置资金,你需要进行相当敏锐的分析。」

马斯克自己一开始的做法似乎有点像传统的捐赠方式。他在2002年创建了马斯克基金会,并在2012年签署了不具约束力的捐赠誓言,将自己一半的财富捐赠出去。

截至2020年6月的财年,马斯克基金会为九个团体共捐赠了不到300万美元,主要是与教育有关,并向富达慈善基金(Fidelity Charitable)捐赠了2000万美元。这是本财年末马斯克基金会近10亿美元可用资金中的一部分。

然后,马斯克宣布捐赠1.5亿美元,包括1亿美元的碳减排创新奖,以及3000万美元给德克萨斯州南部的格兰德山谷的非营利组织。税法要求私人基金会每年支付大约5%的捐赠。

罗德尼‧大卫斯(Rhodri Davies)是一位慈善评论人士,他写了一篇关于马斯克的文章,名为《The Edgelord Giveth》,他说:「对于技术背景的捐赠者来说,他们所面临的特殊障碍是,他们不仅认为自己的天赋让他们擅长自己的工作,他们还认为,他们在商业上所做的事情也让社会变得更好。」

例如,马斯克曾表示,透过SpaceX将人类送上火星是一项重要贡献,他曾撰文或发表过尖刻的言论,抨击他所谓的「反亿万富翁的废话」,包括试图向亿万富翁征税。

「把资本配置的工作从那些在资本配置方面表现出卓越技能的人手中夺走是没有意义的,不能把这项工作交给一个在资本配置方面表现得很差的实体,比如政府,」马斯克周一在《华尔街日报》主办的一场活动上说。

与此同时,卡拉斯表示,我们有可能需要对马斯克与世界粮食计画署的交流进行更善意的解读。他可能只是真心想知道这笔钱将如何使用,并在Twitter上公开公布机构捐赠的幕后尽职调查工作。

「我认为他愿意了解捐赠的实际用处的想法真的很好,」布鲁金斯学会的卡拉斯在谈到马斯克时说,「我认为他的反应非常明智,基本上就是『让我看看你能做什么,证明给我看,提供一些证据给我。』」世界粮食计画署公布了他们将如何使用这66亿美元的明细,但目前还没有马斯克是否会捐款的消息。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